<meter id="rvrjg"></meter><code id="rvrjg"></code>
<var id="rvrjg"></var>
<var id="rvrjg"><ol id="rvrjg"></ol></var>
<acronym id="rvrjg"><form id="rvrjg"><mark id="rvrjg"></mark></form></acronym>
      • 站內搜索:
      • 歷史沿革
      • 當前位置: 首頁 >> 濮陽概況 >> 歷史沿革
        濮陽古稱帝丘,據傳五帝之一的顓頊曾在此建都,故有帝都之譽。濮陽之名始于戰國時期,因位于濮水(黃河與濟水的支流,后因黃河泛濫淤沒)之北而得名,是中國古代文明的重要發祥地之一。1986年,境內出土的石磨盤、石磨棒、三足陶等裴李崗文化典型器物證明,七八千年前這里已有人類活動。1987年,在濮陽西水坡發掘出三組蚌砌龍、虎圖墓葬。據測定,其年代距今6400年左右,蚌殼龍被考古界公認為“中華第一龍”。專家據此遺址推斷,6000年前濮陽地區已率先進入父系氏族社會,并成為中華民族龍文化的發源圣地。濮陽因此被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命名為“中華龍鄉”。 上古時期 濮陽一帶地處河濟平原,是黃帝為首的華夏集團與少昊為首的東夷集團活動的交接地帶。黃帝與蚩尤的大戰就發生在這里,據說蚩尤之首就埋在今臺前縣。黃帝長子玄囂青陽氏邑于頓丘(今清豐南),次子昌意在南樂筑昌意城;黃帝史官倉頡始作書契,以代結繩,被尊為“造字圣人”,今南樂有造書遺址及倉頡陵、倉頡廟。中原地區繼黃帝之后由顓頊統一治理,都帝丘(今濮陽東南高城,史稱“顓頊之墟”)。顓頊時,其氏族集團實力強大,打敗了以共工為首的集團,活動范圍“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東至于蟠木”。顓頊之后,帝嚳繼位,初都帝丘,后遷都伊洛平原。帝嚳賜顓頊玄孫樊為己姓,封邑昆吾(今濮陽東南)。帝嚳之后,堯繼位成為祁姓集團首領,以冀州為活動中心,死后葬于城陽(今范縣東)谷林。范縣原有堯母慶都廟,今辛莊鄉北有堯子丹朱墓遺址。舜生于姚墟(今濮陽東南),住南河。他在黃河之濱燒制陶器,到雷澤(古澤名,在今范縣東南)漁獵,去歷山耕作,還販于頓丘(今清豐)。舜在實踐中增長了才干,后代堯而立,成為姚姓聯盟的首領。堯舜之時,水患頻仍。以秦(今范縣)為活動中心的東夷首領伯益協助大禹治水,兩大集團在聯合抗洪斗爭中進一步增進了民族融合。 夏朝時期 帝仲康六年,因昆吾氏有功于王室,故封昆吾氏為“夏伯”,位居五伯之首。昆吾氏自此在濮陽建立昆吾國,至帝廑四年遷許,建都時間近300年。夏啟時于昆吾鑄九鼎,并視為國寶。夏帝仲康的兒子相為羿所逐,奔依同姓邦國斟灌氏。后相即位,都帝丘,至帝杼時遷都于原。在今濮陽范圍內,當時還有顧(今范縣城東南)、觀(今清豐南)等封國。在相當長一個時期內,濮陽一直是夏文化中心地帶,不僅農業發達,制陶和冶銅技術也處于領先地位。 殷商時期 以契為始祖的子姓集團至相土時遷至商丘,即帝丘(今濮陽境內),活動于今豫北、冀南和豫東一帶,勢力發展到東海之濱。湯征服了昆吾、韋(在今滑縣東南)、顧等邦國,后滅夏建商,以帝丘為其陪都。 西周時期 帝丘一帶為管叔封地。周成王四年,周公旦東征,平定武庚及三監叛亂,封康叔于河、淇之間,建立衛國,帝丘一帶受其節制。西周時,帝丘一帶的經濟、文化都得到迅速發展,實力較強。厲王時,衛武公曾帶兵入朝平定叛亂,穩定政局。 春秋時期 濮陽一帶仍屬衛國,為當時較先進的地區之一。公元前660年,狄人入侵衛國,占領衛都朝歌。公元前629年,衛成公遷都帝丘(今濮陽)。帝丘成為衛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凡388年。公元前602年,黃河大改道流經濮陽,給這里帶來水利之便。這一時期人們用桔槔提水灌田,農業生產水平大幅度提高。農業的發展帶動了紡織、皮革、竹木、冶鑄等手工業的進步,促進了商業興旺,涌現出一批城鎮。如臨黃河的戚邑,水陸交通便利,經濟十分繁榮。僅公元前626年至前479年的140多年間,春秋經傳中關于戚的記載即28處,諸侯來衛國的14次會盟中,就有半數在戚舉行。其他如咸(位于今濮陽市東南25公里)、鐵丘(位于華龍區)、頓丘(今清豐西北)、五鹿(今清豐南)、清丘(位于市東南30公里)等城邑商旅不絕,異常繁華。手工業和商業的發達,促進了思想的活躍,精神的解放,文化的發展,勞動人民于“桑間濮上”創造的詩歌“衛之新聲”,風靡華夏。先進的衛文化既培育了中國第一個杰出的愛國女詩人許穆夫人,也激勵工奴于公元前478年掀起世界上最早的手工業奴隸暴動——百工起義。同時,因帝丘“據中國要樞,不獨衛之重地,抑亦晉鄭吳楚之孔道也”,向為兵家必爭之地,春秋時期的城濮之戰、鐵丘之戰等都發生在這里。 戰國時期 鐵農具和牛耕普遍推廣,農業生產有了較大發展,各諸侯國為壯大實力、爭奪霸權競相改革,大批優秀人才應運而生,僅濮陽人就有政治家和軍事家吳起、儒商子貢、改革家商鞅、政治家呂不韋、外交家張儀等,為推動社會進步作出了貢獻。呂不韋主持編寫的《呂氏春秋》記載了天文、地理、物理、醫學等方面的科學知識,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文化遺產。戰國后期,大國爭霸,帝丘一帶戰爭頻繁,原為西周第一大國的衛國,春秋時已降為中等諸侯國,到戰國時更加式微,最后僅剩濮陽城(今濮陽縣東南)一彈丸之地。公元前242年,秦置東郡,次年秦取濮陽等地,衛君角被遷到野王(今河南沁陽)。公元前240年,東郡治濮陽。公元前209年,衛君角被廢為庶人,衛亡。 秦漢時期 秦統一中國后,為束黃河之水,曾修金堤(即原黃河大堤,頂寬20丈,兼作御道。謂其堅固無比,故名金堤)。秦末,濮陽人民助項羽大敗章邯,加速秦朝滅亡。漢時,濮陽仍為東郡治所。西漢武帝曾于元封二年(前109年),親率官吏、將士數萬人到濮陽堵塞瓠子河決;西漢成帝建始四年(前29年)秋,河決東郡,朝廷遣官發眾來堵,并增筑金堤;東漢明帝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在著名水利專家王景主持下,濮陽人民修渠筑堤,固河道于濮陽城南,黃河安瀾700余年。西漢時期,濮陽經濟得到快速發展,人口大增,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濮陽人口已達3787萬人。成為中國當時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今戚城遺址豐富的漢代灰層出土的大量陶器、漢銅鏃、銅釜、犁、鐵鑊、石器及水井等文物,表明當時這里十分發達。漢初,戚曾是將軍李泌的封邑。漢時濮陽經濟文化發達,人才薈萃,名臣汲黯、經學家索盧放、京房等濮陽人均為一代俊杰。 兩漢之間短暫的新朝,曾把東郡改名治亭。 東漢末年,濮陽再次成為軍閥逐鹿的戰場。194年,曹操與呂布大戰濮陽相持百余日,戰亂、旱災、蝗災相互交織,生產力遭到嚴重破壞。 魏晉南北朝時期 魏晉南北朝370年間,魏、后趙、冉魏、前燕、后燕、前秦、北魏、東魏、北齊、北周等割據者曾先后在濮陽地區稱王道孤。這里的行政建置朝立夕廢,變化頻仍,幾個轄縣分別隸屬過濮陽郡、東郡、魏郡、頓丘郡、昌樂郡、武陽郡等。西晉時還曾建濮陽國。南北朝時,濮陽更是兵連禍結,干戈紛然,大量居民被迫遷徙,邊塞游牧民族陸續入居濮陽,與漢族融合,同時把大片耕地改為牧場,農業生產受到破壞。至北魏時,孝文帝實行均田制,農業才有所恢復。綜觀此期,亂多于治、毀多于創,濮陽地區經濟蕭條,文化衰退。曹魏、前秦、北魏時,曾有過短期的穩定,濮陽經濟有所恢復,也產生了一些有貢獻的人物,如書法家竇遵,文學家董微,名臣李彪、李諧、李崇、王觀、吳隱之等。 隋唐時期 據煬帝大業八年(612年)政區劃分,今轄區分屬東郡(治白馬)、汲郡(治在今滑縣城西北)、濟北郡(治在今東阿西北)、武陽郡(治貴鄉,今河北大名東北)。隋文帝實行節儉政治、輕徭薄賦,大開漕運,使經濟得到了較快恢復。大業四年(608年),永濟渠過濮陽后,便利了交通,濮陽日趨繁榮。不久,隋煬帝的暴政迫使濮陽人民紛紛參加東郡法曹翟讓領導的瓦崗軍反隋,這支起義軍在推翻隋朝統治中起了骨干作用。唐初,為避唐高祖李淵之諱,改澶淵縣為澶水縣。唐武德四年(621年)置澶州,轄澶水、頓丘、觀城等縣,今南樂縣屬魏州,范縣屬濮州,臺前縣境屬鄆州。唐大歷七年(772年),割頓丘、昌樂4鄉于清豐店置清豐縣,屬澶州。初唐時,濮陽一帶地曠人稀,均田制實行程度較高,水利興修,農業生產恢復較快。唐朝中期,黃河安瀾,濮陽的農業、手工業等得到長足發展。絲絹業聞名全國,絲織貢品列為上三等。唐代濮陽文化發達,人才輩出,杰出的天文學家僧一行(張遂),第一個測量子午線長度,最先發現了恒星運動。還產生了勤政廉潔的杜暹,拒重賄名留青史的李義琰,唐輔臣張公謹、杜鴻漸,抗擊安史叛亂的名將南霽云等名人。唐末至五代,濮陽一帶又成了血雨腥風的群雄逐鹿之地,僅后梁、后唐就在濮陽征戰20余場。長期兵燹戰亂,使唐代前期100多年的建設遭到嚴重破壞。 宋元時期 入宋以后,屬唐河北路為澶州澶淵郡鎮寧軍節度,俗稱澶淵。熙寧十年(1077年),州城為大小所毀,改筑州城于濮陽(今濮陽)為州治。宋徽宗崇寧初,濮陽一度納入京畿路,成為京師北輔。1106年升為開德府,轄濮陽、觀城、臨河、清豐、衛南、朝城、南樂7縣。同年,契丹兵臨澶州,濮陽軍民奮起抵抗,在寇準力諫下,真宗御駕親征至澶。宋軍射殺遼主將蕭撻覽,迫遼言和,雙方簽訂了有名的“澶淵之盟”。此后百余年,兩國相安,宋時濮陽的農業、手工業、商業都得到較大發展。到神宗元豐年間,澶州一帶已相當富饒,人口回升,有55989戶,比宋太宗太平興國年間增長42%。紡織業發展更快,成為當時“衣被天下”的地方。這一時期,濮陽名人輩出,著述家晁迥、晁宗愨、晁永之,名將趙延進,清官王贊、張田,治黃專家高超等彪炳史冊。北宋后期,朝廷腐敗,濮陽不少人被逼上梁山,參加宋江領導的農民起義。1128年秋,金兵占領開德府,復名澶州。金皇統四年(1144年)改澶州為開州,轄今濮陽縣、清豐縣。此時,今南樂縣屬大名府、范縣屬濮州、今臺前縣境屬東平府。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年),黃河第五次大改道而南遷,經延津、封丘、壽張(其轄區部分為今臺前境)入梁山。1222年,成吉思汗派兵占領開州。金元統治時期,雖注意生產,但因破壞太重,加之黃河屢決,經濟難以恢復。終元之世,開州的經濟文化都未達到北宋鼎盛時期的水平。唯戲曲藝術有所創新,濮陽人宮天挺的元曲豐富了中華民族的文化寶庫,其本人成為元代雜劇大家之一。 明朝時期 濮陽仍稱開州,轄清豐縣、南樂縣,屬大名府,范縣屬東昌府,今臺前縣(壽張一部分)境屬兗州府。明初,因受戰爭破壞,這里景象極為荒涼,“道路皆榛塞,人煙斷絕”,“土著只余七姓,丁不滿千”。朱元璋下詔鼓勵無田農民辟荒造田,并從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起,數次將山西黎民徙居濮陽一帶置屯墾荒。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老鴰窩”移民。洪武十八年(1385年)修筑了黃河、衛河等堤岸。至明中葉,開州經濟得到恢復且有較大發展。英宗天順元年至4年間(1457~1460年),僅開州3縣即墾荒6萬公頃,植棉0.07萬公頃,栽桑133公頃,上繳租糧4萬余擔,比明初增加近兩倍。達17100戶、8.86萬人,成為“天雄之上游,河朔之名區”。嘉靖五年(1526年)至崇禎十五年(1642年)的百余年間,濮陽發生水、旱、蝗、風、地震等較大災害逾百次,大災年徭役負擔卻有增無減,農民被逼起而抗爭。崇禎十三年(1640年),濮陽人民以范縣榆樹園為根據地發動起義。他們聯結豫東、魯南農民軍,連破濮、曹二州及梁山、東明等縣,繼而西進開封,北伐大名,給封建統治者以沉重打擊。 清朝時期 濮陽稱開州,與清豐縣、南樂縣隸屬于大名府。范縣屬濮州隸曹州府,臺前境(壽張一部分)隸兗州府。清代中期社會較為穩定,生產得到恢復,至道光二十年(1840年),這里荒地開墾率達80%,人口增至50多萬人。清代末葉,封建帝制已處于沒落階段,成為嚴重阻礙生產力發展的桎梏,加之黃河水患時發,濮陽災情不斷,經濟逐漸蕭條。特別是咸豐五年(1855年)河決,將濮陽大半變為澤國,為害29年。這次大改道后,黃河經濮陽、范縣及今臺前境奔東北入海。至光緒十五年(1889年),濮陽才有了第一條電話線路;宣統三年(1911年)始建郵局;光緒二十年(1894年)才開辦了官營鐵廠、機織廠、針織廠、石印廠、草帽廠之類。文化名人寥寥,留有著述者也不過李建勛、魯世英、高惠民等數人而已。帝國主義的侵略和清政府對外賣國、對內鎮壓的政策激起反帝反封建浪潮的不斷高漲,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濮陽人民奮起參加捻軍反帝反清。咸豐三年(1853年),其隊伍發展到八九千人,向開州、范縣、清豐、內黃、浚縣、滑縣、延津等地的官府進攻,打擊清軍。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清豐縣義和團首領韓大申、韓順江高舉清邑義和團大旗,聚眾數萬,劫富濟貧,燒教堂、廢洋教,把濮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爭推向高潮。 民國時期 民國2年(1913年),曾改開州為開縣,但因與四川、貴州兩省的開縣重名,1914年1月復稱濮陽縣。濮陽縣、南樂縣、清豐縣歸河北省大名府管轄,范縣及今臺前縣境域屬山東省東臨道。1926年,范縣改屬曹濮道。 1919年的五四運動開辟了中國革命的新紀元,震醒了濮陽人民,這里開始成為革命運動發展較快的地區之一。1924年,在北京俄文法專讀書的濮陽人王亦華加入中國共產黨,為濮陽地區第一個中共黨員,后回鄉宣傳革命。1926年10月,濮陽縣黃樓村黨小組成立,為境內最早的黨組織。1927年4月,南樂縣佛善村建立了濮陽地區第一個農村黨支部。此后,黨的組織逐步發展壯大。1927年10月建立了中共濮陽縣委,1931年5月改為中共濮陽中心縣委;1929年春建立了中共清豐縣委;1929年秋建立了中共南樂縣委;1934年秋建立了中共濮縣縣委;1936年6月建立了中共范縣縣委。在地方黨組織的領導下,濮陽地區群眾運動蓬勃發展。1929年的濮陽“二一五”農民革命斗爭(即“溫邢固事件”),1932年的濮陽鹽民斗爭和濮陽縣、清豐縣小學教師增資運動,1933年的濮陽姚家暴動,1935年的濮縣農民斗爭、平原游擊戰爭和濮(陽)內(黃)滑(縣)農民革命斗爭等,都先后取得了勝利。除此之外,還建立了農民協會和商民協會等組織。1936年國民政府設河北省第十七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駐濮陽,1939年改稱第十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轄濮陽、東明、長垣、南樂、清豐5縣。1936年范縣及今臺前縣境域屬山東省第六行政督察專員公署(駐聊城)。 1937年七七事變后,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國難當頭,共產黨人挺身而出,奔走救亡,先后在濮陽地區建立“冀南文化界救國會”和“抗日救國十人團”。到1938年底,濮陽各縣、區、鄉、村普遍建立了“抗日救國會”、“青年抗日先鋒隊”、“婦女聯合救國會”等抗日群眾組織,形成了群眾抗日救亡高潮。1938年2月,日軍進攻濮陽。國民政府濮陽縣縣長丁樹本棄城而逃,縣城淪陷。日軍在濮陽燒殺搶掠,用飛機轟炸濮陽城,使許多村莊變為廢墟,許多居民喪生火海。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與日軍展開了游擊戰。1939年初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四旅進駐濮陽,開辟抗日根據地。1940年1月至4月,濮陽地區先后建立了清豐、南樂、濮陽、濮縣、范縣各縣抗日民主政府。1940年4月,大名、南樂、清豐、濮陽、東明、長垣6縣代表在清豐縣安莊(今屬華龍區胡村鄉)召開黨、政、民代表大會,成立冀南六縣行政督察專員公署。范縣及今臺前縣境域歸運西專署。此后,濮陽一帶一直是冀魯豫抗日根據地的中心。1940年,八路軍一二九師和冀中、冀南、冀魯豫軍區部隊,在中共地方黨組織和廣大人民群眾的大力支持下,向盤踞在冀魯豫抗日根據地的國民黨頑固勢力石友三、孫良誠等發動討逆戰役,在半年多的討逆反頑作戰中,共殲滅頑軍2.2萬多人,扭轉了被動局面,鞏固了冀魯豫邊區抗日根據地。從1940年6月至1942年夏,日軍對冀魯豫抗日根據地中心區進行了多次大掃蕩,其中著名的有“五五”大掃蕩、“四一二”大掃蕩、“九二七”大掃蕩,敵人共出動兵力4萬多人。冀魯豫軍區主力部隊和地方武裝密切配合,協同作戰,多次粉碎了敵人的掃蕩,共殲滅日偽軍2000多人。冀魯豫軍區、分區主力部隊和地方武裝從1943年12月至1945年初,先后對日偽發動了八公橋戰役、清豐戰役、南樂戰役。在3次戰役中,共殲滅日偽軍8500多人,繳獲大量武器彈藥,奪取了抗日戰爭的勝利。 1945年10月,冀魯豫區黨委、行署、軍區進駐濮陽縣城。中共冀魯豫區黨委決定設立濮陽市,機關駐濮陽城內,直屬區黨委領導。 1946年6月8日,冀魯豫行署決定,將所屬的抗日政府一律改為民主政府。1946年11月,冀魯豫區劃再次調整,撤銷濮陽市建置,成立八專署(機關駐清豐)。八專署轄清豐、南樂等縣。二專署(機關駐范縣一帶)轄范縣及今臺前縣境域。四專署(機關駐兩門一帶)轄濮陽等縣。為了廢除封建土地所有制,濮陽地區各縣根據中共中央和冀魯豫行署的部署,從1946年6月陸續開展了土地改革運動,至1947年5月,濮陽地區各縣基本摧毀了封建地主階級的經濟基礎,實現平分土地的目標。1946年12月,濮陽地區所屬各縣黨組織按照上級黨組織的指示,緊密聯系群眾,與群眾同呼吸、共命運,勝利粉碎了國民黨新五軍的進攻,鞏固了解放區的勝利果實。 解放戰爭開始后,濮陽地區掀起一次又一次參軍熱潮,從1945年11月至1949年2月,濮陽地區參軍人數近10萬人;共出動擔架3.7萬多副,民兵民工37萬多人,車3.64萬輛,牲口4.989萬頭;提供糧食2944萬公斤,草料647萬公斤,木柴16515萬公斤,食油7.5萬公斤,食鹽3萬公斤;從1947年至1949年濮陽地區共抽調干部4760人,戰勤人員2027人南下支援新解放區建設。1949年5月,豫北全部解放。1949年8月20日,冀魯豫邊區撤銷,建立平原省,并成立了平原省濮陽專署(駐濮陽縣城)。濮陽專署轄濮陽、滑縣、長垣、封丘、內黃、清豐、南樂、濮縣、范縣、觀城、朝城、昆吾、尚和、衛南、高陵、漳南、衛河等17個縣和濮陽城區、道口區兩個區。同年9月,昆吾、尚和與濮陽縣,衛南與滑縣,高陵、漳南(一部)與內黃縣,衛河與清豐縣分別合并。此時濮陽專署轄濮陽縣、滑縣、內黃縣、清豐縣、南樂縣、范縣、濮縣、長垣縣、封丘縣、觀城縣、朝城縣及濮陽城區和道口區。 在民主革命時期,濮陽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同日本侵略者、偽頑勢力、國民黨反動派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及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和犧牲,作出了重大貢獻。 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 濮陽專員公署轄濮陽、滑縣、長垣、封丘、內黃、清豐、南樂、濮縣、范縣、觀城、朝城11個縣和濮陽城關區、道口區2個區。1952年11月24日,濮陽專員公署所轄的濮縣、范縣、觀城、朝城4個縣劃歸山東省聊城地區。1952年12月1日,平原省撤銷,濮陽專區劃歸河南省領導。1954年6月,濮陽專區所轄的濮陽城關區、道口區分別劃歸濮陽縣、滑縣。9月25日,濮陽專區與安陽專區合并為安陽地區。濮陽、清豐、南樂隸屬于安陽地區。1956年3月,撤銷濮縣。1958年3月30日,安陽地區與新鄉地區合并為新鄉地區。1961年12月18日,安陽地區與新鄉地區分設,濮陽、清豐、南樂隸屬于安陽地區。1964年4月1日,為便于黃河治理,經國務院批準,壽張縣撤銷,一部分劃歸范縣。范縣由山東聊城地區劃歸河南省安陽地區。1973年12月16日,范縣東部的9個公社劃出成立了范縣臺前辦事處,系縣級機構,直屬安陽地區。1975年3月14日,范縣臺前辦事處改稱臺前辦事處。1978年12月,臺前辦事處改稱臺前縣。
      1024你懂的国产国语